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经济贸易 » 正文

书法“笔法”究竟是什么?颜真卿:张旭老师你就告我吧!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10-23  浏览次数:0
核心提示:读罢颜真卿《述张长史笔法十二意》(张长史即张旭),我发现张旭是个十分诙谐幽默的人。接下来我们谈的是《
6080影院免费在线看最新电视剧 https://www.6080yyy.org

读罢颜真卿《述张长史笔法十二意》(张长史即张旭),我发现张旭是个十分诙谐幽默的人。

接下来我们谈的是《述张长史笔法十二意》,学习书法笔法的知识,顺带感受一下这位“草圣”的幽默。

友情提示:有条件的网友可以拿个本子,重要的部分做好笔记,没条件的,当我没说。

01

「余罢秩醴泉,特诣京洛,访金吾长史张公,请师笔法。长史于时在裴儆(jǐng)宅憩止,有群众师张公求笔法,或存得者,皆曰神妙。」

颜真卿说,我从醴泉罢官,特意到洛阳拜访张旭老师,向他请教笔法。此时张旭老师在裴儆家做客,期间有不少人向他请教笔法,得其只言片语的人,都惊呼神妙。

在裴儆家做客的张旭,经常有人去找他请教笔法,只有少数人得到些许指点,并未得到笔法,那么此时的颜真卿得没得到呢?

「仆顷在长安二年师事张公,皆不蒙传授,人或问笔法者,皆大笑而已,即对以草书,或三纸、五纸,皆乘兴而散,不复有得其言者。」

颜真卿说,此前我在长安向张旭老师学习书法两年,并未传授给我笔法,期间有很多人问老师笔法,他总是哈哈大笑,随即写几张草书予人了事,来人都能得到几张字,没有得其笔法只言片语的。

我们模拟一下这个场景:一天张旭正在家喝酒,酒意正酣,门外来了一群书法爱好者。

“张老师在家吗?”“在家,找我啥事?”“您是书法的行家,我等书法爱好者今天特来拜访。”“哦,快到碗里坐,不,快到屋里坐。”

众人落座,仆人撤下酒具奉上茶水。

“各位小友,有什么事快说吧。”“我等前来,想请张老师传授笔法。”“笔法?哈哈哈哈哈哈,取笔墨来。”

仆人取来笔墨,只见张旭刷刷刷写了数张,然后分给众人。

“好了,你们回去吧。”

众人不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不好再往下问,相继拱手离去。

你们来我不灰你们的面子,写几幅字送给你们,传授笔法就算了。张旭这么做既诙谐又不失面子,还显得他很讲究,哈哈。

02

「仆自再于洛下相见,眷然不替。仆因问裴儆:“足下师张史有何所得?”曰:“但书得绢、屏、素数十轴,亦偿请论笔法,惟言倍加功学临写,书法当自悟耳。”」

颜真卿说,这次洛阳见张老师,实在不想离开,我就问裴儆从张老师那得到什么,他告诉我得到了数张书法作品,他也常常向张老师请教笔法,但每次得到的都是“好好临写古人字帖,书法需要自己悟”。

从中不难看出,此时的颜真卿没有得到笔法,也就是说,在他写《述张长史笔法十二意》前,张旭并没有将笔法传授给他。

有意思的是张旭对待裴儆的态度,吃着人家的,住着人家的,人家请教笔法,他让人家用工临帖,剩下的自己悟。

当然,张旭也没有让裴儆吃亏,给他写了数件书法作为回报,问题是这并不是裴儆最想要的。

吃你的,住你的不假,我给你写字了呀,还要啥笔法,哈哈。

读到这,我看到张旭的诙谐幽默,却已失去对笔法探索的劲头,甚至开始怀疑有没有笔法这回事,以及张旭知不知道。

若有他也知道,为什么三番五次不说,还故作高深。

势必此时的颜真卿也是这么想的,不过他没有表示怀疑,而是继续请教。

03

「仆自停裴家,因与裴儆从长史月余。一夕前请,曰:“既承兄丈奖谕,日月滋深,夙夜工勤,溺于翰墨,倘得闻笔法要诀,则终为师学,以冀至于能妙,岂任感戴之诚也!”」

颜真卿说,我在裴儆家陪张老师一个多月,一天傍晚我对他说,老师以往对我鼓励,使我更加努力学习,可仍进步很小,倘若传我笔法,则终生奉您为师,使我的书法精进,定感谢您八辈祖宗。

可见此前包括此时颜真卿不是张旭的徒弟,只是以前辈和后生进行的交流,因为“兄丈”是尊称,意指长辈、老人家,并没使用“恩师”“吾师”“家师”等。

但不管怎么说,颜真卿情真意切,为求笔法就差扑通跪下磕头了,那么是否能打动张旭呢?

「长史良久不言,乃左右眄(miǎn)视,拂然而起。」颜真卿说,张老师听我说完半天不吭声,然后左看看右看看,确认四下无人,才站了起来。

张旭半天不说话,一定在纠结。说吧,太便宜小颜了,不说吧,小颜又是个难得的人才。说与不说左右犯难,怎么办?也罢。

04

「仆乃从行来至竹林院小堂,张公乃当堂踞床而坐,命仆居于小榻而曰:“笔法玄微,难妄传授。非志士高人,讵可与言要妙也。书之求能,且攻真草,今以授之,可须思妙。”」

颜真卿说,我跟着张老师悄悄来到一处偏僻的屋里,他坐在床上,让我坐在对面的小榻上,他说笔法很难传授,如果不是志士高人,根本理解不了其中的奥妙,要想写好,需要楷书和草书一并学习,今天告诉你要诀,你自己思考思考。

到这,张旭总算开始说笔法了,不可思议,这一过程竟是偷偷摸摸的。

值得一提的是,楷书和草书一起学习的观点,孙过庭在《书谱》中就说过:“草不兼真,殆于专谨;真不通草;殊非翰札。”

到张旭再一次得到印证“书之求能,且攻真草”。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Powered by DESTO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