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行业资讯 » 正文

我的酒店被征用,该哭还是笑?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11-21  浏览次数:0
核心提示:被征用隔离酒店,还能赚到钱吗?栏目|文旅商业故事领域|酒店业有赚有赔11月中旬,云南一座小城的酒店业主老
隐隐交友

被征用隔离酒店,还能赚到钱吗?

栏目|文旅商业故事

领域|酒店业

有赚有赔

11月中旬,云南一座小城的酒店业主老韩有点“上火”。

上个周末,老韩的酒店被征用做隔离酒店,“强制性签约,没有可以谈的余地。”

按照老韩向旅界的描述,他平日单间客房的卖价都是240元起,被征用的价格却被定为160元/间,被征用期间会按照70%入住率向他结算费用。

“直接就是不能保本...”老韩无奈地称,“征用期限没有明确时间规定,一切是当地说了算。”

有人忧心有人欢喜,河南疫情前段时间卷土重来,同样被当地征用的丽呈酒店业主张子函感觉自己死里逃生。

“现在疫情的话,身边不少同行是零入住率,但你所有的团队还都得养着。”张子函认为,被征用至少能在大灾大难来临时赢得一份旱涝保收的收入。

张子函坦言,“被征用的价格确实是比门市价低了,但至少还减少了OTA平台的渠道费用嘛,这么看,也不算特别亏。”

有酒店业主算了笔账,被征用为隔离酒店除了住宿费用还能赚取一部分餐饮费用,按照目前隔离14天起的标准,一个隔离客人要在酒店用餐42次,“这中间的利润差值也不小。”

2021年,酒店业开始进入“速冻”期,不仅游客出行意愿降低,以往刚需商务客也日趋减少。

即使酒店的折扣已经打到了膝斩,心忧被隔离的出行人群还是会思量再三,就连黄金周出行市场同样未见回暖。

被征用的内蒙古阿拉善安达假期酒店的一位员工李珊告诉旅界,“当地和我们同档次的酒店一般不高于140一天,而酒店提供三餐水平有限,市场价同样不会高于60元每天,现在被征用后,一个间夜的标准是300元。”

旅界获悉,被征用的隔离酒店结款方式也各有不同,以张子函的丽呈酒店为例,一般以客人退房后两到三天向酒店业主结算付款,“政府信誉比较强,这方面我是放心的。”

但也有酒店业主表示,政府的账期是3到6个月,“倒不是担心拖欠不给,但作为业主,时间长了房租、水电、餐费都是垫付,就怕资金周转有问题。”

疫情绞杀下,被征用的隔离酒店是福是祸成了业者一道两难的选择题。

征用后遗症

老韩总结被“征用”后的几大坑,其一是隔离酒店投入使用前要经过消防、安监、疾控或卫监的联合验收,且禁止任何无关人员进入和穿行,这段时间酒店会没有任何收入。

具体来看,隔离酒店一般设有“三区两通道”,即生活区(清洁区)、医学观察区(污染区)和半污染区等,不同区域均采取物理隔断硬隔离,并设置明显标识。

“两通道”是指工作人员通道和隔离人员通道,两通道不能交叉,尽量分布在场所两端,并设置明显标识。

其二,被征用后酒店业主给员工涨工资几乎是必然的事情,“不然留不住人啊...”老韩感叹。

老韩给员工准备了严格的防护措施,要求他们穿隔离衣、戴护目镜、口罩、脚套、头套,“不能说达到了进手术室的水平,但也做了周全的武装防护。”

老韩被迫把酒店原来的2班制、3班制,改成了3班制和3.5班制,尽量缩短工作时间,保证大家的休息和免疫力。

“被征用之后,员工除了正常的工资之外,还会给予疫情补贴,而且每天一下班就发放,这些都要均摊到人员成本里。”

拖沓的验收和人员成本激增是当下酒店业者比较排斥成为隔离酒店的主要因素。

也有酒店透露,“成为隔离酒店后,日常消毒是必须,对于酒店的软装伤害比较大,以及依照政府不同要求而进行的各项改造也是个隐性成本。”

在这一场无边无际的防疫战争里,酒店业主们增长了很多奇奇怪怪的经验,疫情教会了他们怎么未雨绸缪,想最坏的结果,做最充分的打算。

而在业内人士看来,被征用为隔离酒店更大的后遗症是后续“消费者”的认知。

“虽说现在OTA上预定酒店很方便,但一家酒店成为隔离酒店后,对于之前对酒店比较忠诚的常旅客而言其实是种伤害,客人一旦转移消费决策,很难再扭转回来,这就相当于拆东墙补西墙。”

“总之,成为一家隔离酒店还是需要勇气的,”老韩总结道。

被征用后的日子

疫情还要持续一到两年的时间,隔离酒店不会立即退出历史舞台。

而作为正面冲击力度最大的行业之一,酒店业在今四季度收官一战难言乐观。

对于所有酒店行业人士而言,今年无疑比去年还难挨,“眼睁睁看着附近的酒店,一家家倒闭,谁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过去。”张子函说。

张子函的酒店被征用后,生意终于恢复到之前三分之二的客流,他特别心酸。“这一年我不是还债,就是在还债的路上,现在唯一庆幸的是自己还活着,希望后面疫情平稳了,元旦春节这一波能回来。”

幸运的是,张子函的门店开支基本能维持,他感受到了生命中的黑色幽默,“都说酒店业死于疫情,没想到临死边缘又被疫情拯救了...”

李珊在酒店被征用期间也经常和同事交流,“一开始,大家还很紧张,谁都不愿意做第一个。但慢慢地,我们发现,只要防护到位并没有那么可怕。”

更多时候,李珊开始习惯客人的怨气,“有客人认为隔离费用高了,也有客人认为饭菜不可口,都会成为对酒店服务人员发泄怨气的借口。”

“只能默默忍受,”李珊承认做一个合格的被征用酒店员工并不容易,“很怀念以前可以不戴口罩,自由自在呼吸和客人交流的日子。”

她称,“最近大家的心态也缓和了很多,现在我们酒店上百名员工已经习惯了这种全副武装的日子。”

这个特殊时期是酒店人的硬仗时刻,也是政府扶持本地第三产业的关键时期。

一位业内人士直言,各地政府可以结合当地疫情形势、财政状况等情况,合理安排酒店隔离的定价,以及成本分担方式,尽量减轻企业和个人的负担,毕竟一些企业已被要求照发被隔离人员的工资,而且如果让一些收入不高,或是没收入的人再去承担高昂的酒店隔离费用,也不大合适。

“这两年过的叫什么日子啊...”老韩感慨道,隔壁飘来消毒水的刺鼻味道,又一个难眠的夜来了。

本文受访者皆为化名

你如何看待被征用的隔离酒店?欢迎在下方留言框与旅界君互动。

————END————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Powered by DESTOON